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律师论坛,法律咨询,合肥律师事务所,安徽律师第一社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8|回复: 0

安徽省煤田地质局副局长丁宝军为什么被抓

[复制链接]

62

主题

104

帖子

6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5
发表于 2017-11-7 18: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jpg
像众多落马贪官一样,安徽省煤田地质局副局长(副厅级)丁宝军的被抓非常偶然。
  北京市司法机关为调查中国盐业总公司企业发展部原副部长张虎春(已被判无期徒刑)诈骗案,曾多次派人到安徽了解情况。涉案的律师江业胜揭发了其向丁宝军行贿的犯罪事实。丁宝军见到纪委干部后,吓得双腿发软,主动坦白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不久前,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丁宝军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15.38万元,构成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5万元。  
   升了职务起了贪欲
  安徽省煤田地质局是省政府直属事业单位和全省煤田地质行业管理部门,主要担负制定全省煤田地质发展规划,组织和实施全省煤炭资源调查、勘查和评价。这个普通民众比较陌生的单位,其实规模不小, 2012年总收入就已达到30亿元。
  1962年9月出生的丁宝军是一名农家子弟,1983年7月从宿州师范专科学校毕业,进入安徽省煤田地质局水文勘探队工作,从办事员、副科长、科长奋斗到该局劳资教育部副部长、部长。2002年7月,升任安徽省煤田地质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丁宝军当上副局长之后,负责多种经营管理、后勤,分管法律、规划发展处等处室工作。随着手中权力越来越大,他的内心涌动着对金钱难以抑制的欲望,开始用手中“权杖”为自己挖掘“黑金”。
  2005年5月的一天,丁宝军准备开车从单位出去的时候,接到一家园林景观建设公司董事长谢某打来的电话,说要来看看他。过了一会儿,谢某坐进他的车里,寒暄几句后,塞给他一个纸包,里面包着5万元现金。
  丁宝军心知肚明,谢某的公司当时承接了煤田地质局办公楼周边景观绿化工程,这谢老板不会无缘无故送钱给他,必然有求于他。
  果然,没过几天,谢某找到丁宝军,说一期园林景观工程设计有变化,要变更图纸,需要请他帮忙。丁宝军答应说没问题。
  过了十来天,谢某来到丁宝军办公室又送上10万元现金。后在谢某要进行图纸变更、签证的时候,丁宝军表示同意。为表示感谢,同年7月,谢某又到他办公室送了5万元现金。
  3个月里,轻而易举收了谢某20万元,丁宝军体味到手中权力的好处。
  2008年,煤田地质局合肥基地二期两淮豪生大酒店即将建成,准备做大酒店的园林景观工程。谢某到丁宝军办公室找他,请他帮忙将该工程交给自己的公司做。“能帮忙的一定帮。”丁宝军说。
  过了几天,谢某又到办公室找到丁宝军,说现在工程进行第二次招标了,请他一定要帮忙,临走时给了丁宝军10万元现金。后来,经过二次报价,谢某的公司以180万元左右的价格中标,但最终该工程结算金额约为300万元。
  为了感谢丁宝军在图纸变更、签证等方面的帮忙,从2005年中秋节到2008年春节,谢某送给丁宝军15万元和一套价值8800元人民币的奥运纪念币。
  潜规则来的金钱房产
  靠金钱来维持业务关系,已成为诸多行业的潜规则。
  法院认定丁宝军受贿315万余元,行贿人只有3人。除了谢某所送的近50万元,安徽一家化工公司董事长陈某所送2万元现金和2.5万元购物卡,其余的260多万元是合肥一位名律师在5年间分6次行贿的。
  2006年7月,安徽省煤田地质局聘请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江业胜担任该局及其下属单位的常年法律顾问。
  2007年,江业胜代理煤田地质局下属安徽两淮建设有限公司与安徽福康药业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该案的标的额约6500万元。按照煤田地质局与江业胜签订的常年法律顾问合同有关规定,江业胜可以获得代理费用约30万元。
  这笔代理费到账后,江业胜很快取出10万元现金,送给丁宝军。
  “在聘请江业胜为法律顾问后,江和我商谈后确定,每代理一起和煤田地质局有关的案件,从他所得诉讼代理费中按照30%左右的比例送给我。”丁宝军落马后交代说,“我作为副局长,分管法律事务,江业胜要想取得局代理业务必须要有我的同意才行。如果没有我的关照和帮忙,江的业务不好开展,江给我送钱,除了感谢,主要是为了和我处好关系,继续代理煤田地质局的案件。江业胜很懂事,从代理第一件案子开始,每次都按约定的比例及时给我提成。”
  2010年,江业胜代理煤田地质局下属安徽两淮置业有限公司与中盐安徽盐化集团北京房地产投资公司股权转让款纠纷一案,伙同张虎春收受律师费650万元,张虎春拿走了一半。按照“惯例”,江业胜应该送给丁宝军30%即195万元。
  江业胜极力建议丁宝军用这笔款购买一套写字楼,房产增值不说,还可以租赁给律所,今后每年有固定的房租收入。丁宝军心动了。
  在购买房产过程中,丁宝军考虑到自己不方便出面办相关手续,就委托江业胜帮他看房选房以及签订购房合同等。买什么样的房子以及位置、面积、价格等都是江业胜到他的办公室向他汇报,在征得他的同意后才办理。
  江业胜帮丁宝军在合肥新天地广场购买了一处价值195万元(含装修费用)的写字楼,登记在安徽润天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名下。
  房子买好之后,江业胜到丁宝军办公室,装模作样地写了一张借条,大致内容为:“今借到丁宝军人民币195万元,该款用于购买合肥新天地广场写字楼,待房屋交付使用后,再支付房租。”丁宝军接过借条看了下,满面笑容。
  2011年的一天,江业胜再次到丁宝军的办公室,递上一份承诺书,内容大致是:“195万元用于购买新天地广场写字楼及装修,产权属于丁宝军,之后会将产权过户到丁宝军名下,以10万元年租金租给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办公,租期十年,之前借条作废。”并签有江业胜的名字,加盖了安徽润天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公章。丁宝军看后满意地收好。
  2011年夏天,江业胜依承诺将2011年的房租10万元交给丁宝军。
  “我送钱给丁宝军是因为他是煤田地质局分管法律事务的副局长,我业务量的多少由丁宝军决定,我能不能继续担任法律顾问也是由丁宝军决定。我给他送钱就是想和他处好关系,取得他长期的关照和帮助。”江业胜说。
  直到2013年3月的一天上午,安徽省纪委通知丁宝军去谈话,他害怕这事被人发现,就将江业胜所写的两张字据撕碎放到卫生间的马桶里冲掉了。
  江业胜因犯行贿罪,不久前被巢湖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房屋未过户构成受贿既遂
  丁宝军案发时,江业胜为他购买的写字楼尚未过户给丁。
  2014年1月21日,合肥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丁宝军受贿案。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着“行贿人送给丁宝军的房产在没有过户的情况下该认定为行贿既遂还是未遂”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丁宝军的辩护人提出,房屋是不动产,房屋所有权以房产登记为准。江业胜虽作出过承诺,但房屋产权并未过户,丁宝军没有实际取得房屋的所有权,因此,应属受贿未遂。
  “这套写字楼的产权虽未过户到丁宝军名下,但江业胜与丁宝军对房屋归属已有约定,且丁宝军还收取了10万元租金。按照‘两高’相关司法解释,汽车、房产即使没有过户,也并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公诉人辩得有理有据。
  法院认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房屋,未变更权属登记或者借用他人名义办理权属变更登记的,不影响受贿的认定。江业胜购买房产的整个过程均由丁宝军决定,受其支配,且江业胜向丁宝军出具了房产属于丁宝军的承诺,并向其支付了该房产2011年的租金10万元,因此,丁宝军已实际控制房屋并获取收益,其行为构成既遂。
  法院还认为,丁宝军所收取的写字楼租金10万元,虽不属受贿款,但系受贿房产的收益,亦属违法所得,依法应予以追缴。
苏义飞,合肥律师第一门户网创始人,电话1585518709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律师论坛 ( 皖ICP备11002685号 )

GMT+8, 2018-7-21 04:26 , Processed in 0.08325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